wechat-share

Media

「Make IT Simple」

SmartX - Make IT Simple

WatchStor • 崔昊2017-08-08

2016 年 6 月,拉斯维加斯 Wynn Resort 酒店,超融合领域的明星 Nutanix 在这里召开 .NEXT 2016 大会,在会议上,这家公司宣布要“从超融合市场转向企业云市场”,“将成为也必将成为一家由云构建的面向企业级市场的公司。”

但这并不是今天文章里要谈的话题:在会议的媒体工作室,偶遇国外知名 IT 媒体 CRN 的资深编辑 Joseph F. Kovar 是最有趣的收获,这位 IT 媒体界知名的服务器、存储和数据中心领域编辑,一向以“The 10、Top 10、5 Key、10 Coolest”这样的“聚合性文章”知名,这一次,他偶然提到了他的文章《23 Powerful Hyper-Converged Infrastructure Solutions》。

“你说我现在能不能写出 30 或是 40 家?”与 Joseph F. Kovar 聊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觉得你可以列出 50 家,中国就有至少 10 家说自己是超融合的公司”,“哈哈,你以为在美国(United)没有?我们可以一起列出 70 家,或者更多?”

Joseph F. Kovar 眨着眼镜后面的小眼睛神秘的对我说:“但你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能见到他们中多少?后年?或者,2020 年?”“这我可说不好,也许明年我们能在这里继续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有趣的是,这场谈话的一年前,Joseph F. Kovar 写过一篇同样的文章:《CRN's 13 Powerful Hyper-Converged Infrastructure Products for 2016》,是的,一年前他只写了 13 家。

超融合市场:大千万象 光怪陆离

很遗憾的是,一年后的 .NEXT 2017 并没有遇到 Joseph F. Kovar,但是这一年中的变化相信他全都看在了眼里:Nutanix 在“拒绝承认自己是超融合供应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俨然已经成为一家企业(混合云)供应商,市场目标直指 VMware;超融合市场的一个重要玩家 SimpliVity 走完了它不太长的公司历史,以 6.5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惠普企业(HPE),价格之低令人感觉的咋舌;

但与此同时,超融合市场再次以飞快的增速让市场眼前一亮:根据 IDC 对 2016 年 Q4 的超融合市场的调查统计,超融合市场在 2016 年 Q4 同比增长 87.3%,市场收入高达 697.4Million(美元),占(包括整合架构、超融合架构、融合架构以及认证经验系统)整体市场的 22.6%,而在整个 2016 年,超融合系统全球收入超过 22 亿美元,比 2015 年高出 110%。

这是一个看起来“分裂”的市场:

市场的“缔造者”和领头羊认为超融合市场“容量有限,天花板很快会触顶”,转而推进企业云市场;市场的明星却以低于最高时期估值一半的价格“贱卖”给近两年“买啥啥都完”的 HPE;与此相反,市场年增速却达到 110%,远高于其他融合系统,更不用说传统的服务器和存储市场。

而在超融合市场之外,分布式存储供应商们步步紧逼,认为“超融合是为了解决存储问题,还不如使用(开源的)分布式存储”,甚至有些企业用户也认为,“超融合不过是 x86 架构服务器装了 VMware 之后再来个 vSAN,后者说,加上分布式存储软件就是超融合”——用“大千万象,光怪陆离”来形容超融合市场在恰当不过。

正是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2013 年创立的 SmartX 在 8 月 1 日宣布,公司获得了来自经纬创投领投,天使轮与 A 轮投资方方广资本、高榕资本和联想创投跟投的近亿元 B 轮融资,该公司同时还宣布:B 轮融资除了将用于“加强品牌和销售的投入,构建渠道和服务网络”之外,更要在北美建立研发中心,“持续保持创新,吸引业内最优秀的技术人才”。

SmartX:做超融合就是做超融合

每谈超融合,必谈 Nutanix,这几乎是一条行业铁律,究其原因,一是 Nutanix 太知名,二是这家公司在媒体宣传和企业战略上,越来越不像是一家超融合公司,转变之快,前后差异之大,让人不免心生疑窦:是超融合天花板太低,还是未来超融合公司都要走这条路?

对于“超融合市场天花板太低”的市场设定,不仅有 IDC 的报告摆在那里以正视听,在 SmartX 的战略里,这更加“完完全全是个伪命题”:在给媒体的资料中,SmartX 写到“超融合在近两年逐步成为数据中心基础架构市场中最为火热的方向之一,Gartner 2016 年给出超融合全球市场年复合增长率超过 65% 的预估,并将超融合放到存储技术成熟度曲线的顶端。”

而 SmartX 市场总监库依楠更是认为:“超融合市场有着非常好的技术发展前景,从 SmartX 的技术路线图来看,超融合可以应用在不同行业的不同应用领域,超融合从业内的情况来看,可以用在在线、近线的系统上,做更多的数据管理工作,能够为企业在 IT 基础架构方面的改进提供非常强大的技术支持。”

库依楠表示,从技术上来看,SmartX 的技术包括了软件产品和硬件一体机,产品的核心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规模分布式存储、计算虚拟化和大规模集群管理。同时,SmartX 在 SSD 技术的使用,数据可靠性和数据保护技术,计算、存储和网络的资源融合、I/O 融合上都有着强大的技术积累和实践经验。

与此同时,我们也能够从企业用户那里发现,传统的企业 IT 基础架构,特别是企业的传统存储正成为“敏捷 IT”的瓶颈:传统的 SAN 存储价格昂贵、架构臃肿、管理复杂;计算与存储在设备上的融合需求日渐强烈,“Google 没有存储,只有服务器”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更重要的是:当数据中心内可以使用单一化、标准化、模块化的设备解决计算、存储和网络的需求,企业的 CIO 们为什么还要回到原来的老路上?

只要数据中心的 IT 基础设施不退步,超融合显然会是其中相当数量企业用户下一步的选择,但 Nutanix 走的显然更为大胆:从传统 IT 架构到超融合,从超融合到企业云——SmartX 却不打算就此跟随下去。

库依楠承认,每一个超融合供应商其实都具有计算虚拟化、存储虚拟化、分布式存储、网络融合等方面的综合实力,既可以支持服务器虚拟化、桌面虚拟化、存储资源池化、开发/测试平台这些需求,当然也可以支持云平台、企业私有云的需求。

但是“SmartX 仍然认为,自己最大的价值就是专业产品厂商,对用户的价值最大,意味着效果最好,我们的竞争力也最强。”库依楠强调,“专注才能突破难点,突破了难点才能实现高价值、高品质的产品”,他说:“我们的核心在于做我们有竞争力的事情,没有突出竞争力的市场我们是不会去染指的,SmartX 的目标是做数据存储层面最专业的解决方案,做业务精湛的超融合解决方案供应商。”

于是,在对标 Nutanix 这家事情上(几乎所有的超融合供应商都会去对标 Nutanix 以获得最佳的市场认知度和传播效果),公司创始人及 CEO 徐文豪制定的 SmartX 发展方针是:SmartX 不会和 Nutanix 一样向“上”走向云的管理层甚至提供云服务,而是专注在超融合方向,在产品品类上做横向的扩展,不仅提供类似 Cohesity、Rubrik 这样的超融合近线存储,更会做在线和近线的管理和数据融合,甚至基础设施与数据管理、分析层面的融合。

而且,虽然两家公司都是用类似 Google Colossus 架构的体系架构,但是在具体实现细节上,SmartX 认为自己做的更好,徐文豪在给媒体的资料中写到:SmartX 对系统架构的简洁有更高的追求,我们自己实现了高可用分布式元数据管理,而不是像 Nutanix 一样基于开源的 Cassandra,同时为了提高存储性能,SmartX 很早就在本地硬盘上直接构建了用户态的文件系统,绕过了 Kernel 文件系统层的性能开销,而 Nutanix 仍然在利用 Linux Ext4。

接下来,将解决存储问题作为 SmartX 在超融合上次的突破点,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首先,在这个传统 SAN 被人人口诛笔伐(也确实存在了相当多的问题,特别是对很多中等规模的用户来说),从存储市场入手,取代传统 SAN 存储,对企业用户的吸引力是最大的,所能收获的成效也是最大的。

正如徐文豪所说,“在计算、存储、网络三个组件中,SmartX 选择存储作为切入点和专注点。因为存储是影响数据安全和效率的核心组件,做好最困难,但也是传统IT架构瓶颈最明显的部分,利用基于分布式存储的超融合架构能给用户带来最大的价值。”

其次,在计算虚拟化市场,VMware 占据绝对的市场主导地位,vSAN 在企业级存储市场却没有那么强大的吸引力,与此同时,企业级 SAN 供应商最辉煌的几年,大概就是在过去的 5-7 年,市场中有大量临近产品生命周期“中晚期”的 EMC CLARiiON CX4、VNX、VNX2,IBM StorWize V7000、DS5000 等企业级存储市场亟待革新和替换,而且这些系统的用户受到的技术教育程度好、意识先进、数据量大、对数据存储的重要性认识也更清楚,当然,遇到的问题也更多。

“我们要用超融合去取代旧的企业存储,特别是那些市场占有率较高的供应商的产品,我们与 EMC 竞争,力图把更多的 EMC、IBM 的存储替换掉,甚至脱离现有的超融合市场的竞争。”库依楠透露,在下一个新的软件版本中,SmartX 将会在产品中提供新的裸金属服务器(Bare Metal)的支持,这就意味着对于一些仍然固守在传统裸金属环境中的用户来说,可以融合使用 SmartX 的超融合解决方案。

库依楠同时也强调,虽然 SmartX 以数据存储、取代传统 SAN 存储作为超融合的突破点,但“SmartX 的超融合不只是分布式存储那么简单”,他指出,市场上确实存在着超融合与分布式存储相混淆的问题,但是两者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首先,分布式存储确实是超融合架构的核心,更将解决传统 SAN 存储的问题作为目标,但是“超融合不是简单的 Server SAN 架构”,在架构特性上,SmartX 的架构通过分布式元数据服务来精准控制数据块在系统中的分配位置,以求达到最优的 I/O 性能和稳定性,更好的利用超融合架构中,计算和存储运行在同一台主机上的优势(SmartX 同时实现了高可用分布式元数据管理);

其次,超融合架构中,计算与存储密切相关,系统向上提供的是计算、存储、网络的融合资源,最终实现的是本地化 I/O 的彻底融合,而不是只提供融合的存储资源池(计算却与整个系统无关),因此,(在保证开放性和系统融合的前提下) SmartX 支持 VMware、Citrix、KVM 等多种虚拟化平台、OpenStack 云平台,以及容器生态环境。

用公司联合创始人及 CEO 徐文豪的话说:“(超融合是)将传统数据中心中计算、存储、网络三种硬件的功能通过软件在通用 x86 服务器上统一实现,并利用横向扩展的分布式系统,帮助企业构建弹性和敏捷的数据中心基础架构解决方案。”

此外,库依楠表示,SmartX 与当前主流的分布式存储供应商还有一点重要的不同:“我们极为关注存储的重要性,100% 的掌控存储系统架构和代码是前提,因此 SmartX 并没有选择基于开源产品开发。”他表示,SmartX 认为除了开源项目的创始厂商,对开源项目的掌控仍然隐含一定的风险。

不过,SmartX 不使用开源的 Ceph/GlusterFS 等系统也有来自于企业应用端场景的考虑:开源的 Ceph 等系统使用基于哈希的数据(分布式)存储方式,数据存储的位置通过计算哈希值来得到,这意味着需要占用宝贵的计算资源来进行“数据定位”。

哈希值计算的方式在超融合系统既提供计算,又提供存储的应用环境下,显然对系统计算能力有所影响,这一架构虽然可以进行极大的扩展,但在超融合系统所面对的主流市场上并不切合实际,SmartX 所面对超融合市场更需要“符合业务实际,并确保高性能、低延迟”的解决方案。

当然,无论是 SmartX,还是使用超融合的企业用户,做事、花钱都是要用实在、实用的地方,2016 年,SmartX 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客户:联通沃云超融合云计算系统,规模超过 2000 节点,容量高达 24PB,这个分布于联通全国多个大型数据中心的超融合平台,“承载了公有云和大量政企客户私有云系统,这在国内是最大的超融合部署案例,其规模即使在全球也是名列前茅”。

随着越来越多超融合领域的媒体报道出现,“2016 年是中国超融合爆发元年”或是“2017 年是中国超融合爆发元年”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很多人说,无论是哪一年,超融合爆发的一年总算是来了。

2016、2017 都不是超融合爆发元年

纵使已经有项目开始替换 EMC、HDS、IBM 的存储,纵使被大量客户和渠道称为中国的 Nutanix,纵使部署了中国最大的联通沃云超融合平台,库依楠仍然认为,超融合市场的发展和爆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超融合市场确实在增长,但是要说元年这个话题,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库依楠认为,要说超融合市场爆发这个话题现在还为时尚早,要想把超融合市场做好,还是得靠一个客户、一个应用的去挖掘和实践,“2-3 年之后,等到超融合产品能够成为标准产品了,说市场成熟、市场爆发,才显得比较合适。”

库依楠认为,首先,用超融合这样的云架构取代传统的 IT 架构才刚刚开始,比如说 SmartX 的客户中,虽然有相当量的金融类客户,但是主要是以外围生产系统的替换、虚拟桌面 VDI 的建设为主,从外围走向核心,从近线走向在线,仍然需要 SmartX 做更多的、具有行业特色的解决方案;

其次,超融合还不是一个标准产品,很多企业用户对超融合还是陌生的,“至少在招投标文件里,我们看到的还是服务器、存储、融合系统等等,没有见到过超融合”,超融合能做什么,超融合能做好什么,这样的问题还需要长久的企业用户信心的建立。

“我们现在主要瞄准金融和制造业,在这两个行业已经取得了标杆客户,后续还有很多的机会。”库依楠提到,在金融行业,容灾系统的建设非常适合超融合架构,“减少投资、架构简单、安全可靠”是金融行业在容灾系统建设上青睐超融合的主要原因。

据库依楠介绍,SmartX 如今的另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扩展“朋友圈”,“一个好的生态系统对 IT 基础设施供应商来说尤为关键”,一方面,SmartX 已经和国内外主流的 x86 服务器供应商、虚拟化平台供应商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并完成了大量的认证工作;另一方面,SmartX 现在与 Veeam、CommVault、Zerto 等备份恢复软件供应商也在开展合作,为 SmartX 的超融合提供更全面的数据保护,进一步增强数据可靠性、可用性,“我们正在制定一个合作伙伴计划,包括上下游的生态合作伙伴,很快我们会公布。”

谈到 SmartX 在拿到 B 轮融资之后在业务上的发展,徐文豪表示,通过计算和数据基础架构上的持续创新助力企业业务上的创新是 SmartX 的重要使命,并且要将创新落实在具体产品发展路线上。

“大家不仅能看到我们在近期的产品会推出超越 Nutanix 等国外产品的数据保护和容灾特性,同时还会看到我们来统一在线、近线、和数据管理的全融合架构的产品与解决方案,相信这些业界独特的产品与解决方案会给用户带来深远的价值。”

无论是被称为“中国的 Nutanix”,还是战略上不打算与 Nutanix 一样“上云”,作为一家在中国市场发展,在 Nutanix 之后崛起的超融合供应商,SmartX 的产品技术、业务销售、市场传播都并不轻松,更不用说如今在国内逐渐开始出现“淘汰中小规模超融合和分布式存储供应商,企业用户业务开始向主流供应商”聚集的新趋势下,SmartX 所要面对的来自于竞争对手和企业用户的双重压力。

但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超融合市场,随着物联网、智能设备、5G、无人驾驶等新兴业务的发展,企业用户对标准化、统一化的快速扩展的数据中心建设方案的需求旺盛,加上近年来大量中国企业用户更加青睐自主可控、自主创新的数据中心产品,SmartX 所面对的机遇也是巨大的。也许,过几年之后再次偶遇 Joseph F. Kovar,他会说:“如今我写不出几家超融合供应商了,但是中国的 SmartX 不错。”>>原文链接

返回列表

SmartX Inc.
超融合SmartX.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