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访谈:医疗行业 
伴随医改政策利好不断,以及新科技持续发展迭代,信息化技术已广泛应用于卫生健康事业,极大地改变了就医模式,提升了就医环境。 “让腿少跑路、让网络多跑路” 的惠民就医新系统也在近年来不断上线,让 “看病” 不再难。不仅如此,医疗信息化已逐渐贯穿医疗健康领域的全流程,也为医院提高运营效率、服务质量、用户满意度及核心竞争力带来多重益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以下简称 “广医三院” )作为一家集医疗、教学、科研于一体的大型综合类三甲医院,凭借多年的信息化实践及探索,已成为医疗行业信息化建设的标杆医院之一

然而,为承载不断上线的新系统,满足成倍增长的业务需求,广医三院也面临着诸多新挑战,如机房空间不足、新系统快速部署受限、运维压力增大等。传统 IT 基础架构的缺陷不断涌现,让医院 IT 部门亟需寻求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新路径。经过对多种方案及厂商的考量与评估,广医三院最终选择了 SmartX 超融合作为新架构之选,加速医院 IT 基础架构转型升级。

视频访谈

医院超融合解决方案:广医三院超融合基础架构改造升级以下是我们对广医三院信息科主任李文祯的视频访谈,及媒体的深度采访稿件。李文祯主任客观讲述了广医三院在 IT 基础架构升级中实际遇到的难题、对于超融合架构的思考及理解、选型评估及最终决策全过程。
新时期医院传统IT架构面临诸多痛点 
据了解,广医三院信息化建设起步较早,在 2008 年就上线了全院门诊和住院电子病历。在 2016 年,该院制定了 “十三五” 信息化规划,希望从顶层设计出发,按照分步实施的要求,对现有应用系统进行完善,建立信息集成平台和临床数据中心。以内控指标为切入点,以满足国家政策规定的各项管理指标要求为基础,借助信息化建立规范化的全院运营服务体系。在政策和业务需求的双轮驱动下,广医三院也有针对性地对自身信息化建设提出了新的具体任务。一方面按照 “互联网+医疗健康” 的要求,继续完善早在 2016 年就已建成的 “柔济网络医院” 。同时,还要满足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各项指标对信息化的要求。此外,该院还计划通过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五级评价。在智慧医院建设方面,计划达到医院智慧服务评价三级水平。在医保 DRG 技术规范方面,通过临床数据中心开展数据标准化建设,提高全院数据质量。在李文祯看来,一系列新的任务对于该院 IT 基础架构提出了新需求。尤其要满足各类医院业务系统和应用的持续上新,这对稳定性、扩展性以及维护管理提出了新的架构需求。而对于广医三院来说,如果继续沿用以前 “传统服务器+存储” 的 IT 基础架构方式,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变化。

“传统物理服务器存在的一大痛点是机房空间压力大,我们医院机房目前只有 100 多平方米,按照传统方式,至少要部署 200 台服务器。” 李文祯表示,目前该院机房已经非常饱和,传统架构存储设备成本也过高,从机房成本和物理空间角度面临着较大挑战。另一大痛点是业务系统的快速部署,特别是计算和存储资源需求持续增加。如果继续采用传统服务器架构,当接到较急的上级任务或科室需求时,无法实现相关系统或应用的快速上线。

同时,传统架构还存在单点故障的问题。原来虚拟化环境下的 IT  基础架构采用刀片服务器,都是共用背板,如果背板发生故障将会导致所有 VM 中断运行,安全隐患突出。另外,随着医院业务系统和临床应用越来越丰富,各种不同型号的存储和服务器设备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医院信息科运维人员十分有限的情况下,医院 IT 管理运维压力越来越大。

“我们医院信息科总共只有 13 个人,而日常专门负责运维的也只有 1 人,全院 60 多个大小系统和 200 多台服务器运维压力很大。” 李文祯表示,对于医院信息科而言,还是希望 IT 架构尽量简单,最好是在不增加运维工作量的前提下,也能实现业务系统的快速部署扩展和保持业务系统的稳定运行。

为何选择超融合作为IT基础架构 
“针对出现的机房空间不足、系统快速部署、运维压力等需求,我们也想尝试一些新技术来解决问题,当时我们就接触到了超融合技术。” 李文祯表示,由于超融合技术对于医院而言还是比较新的技术,最开始接触时对超融合的可靠性还是有一些顾虑,但在经过详尽的测试和论证后最终彻底打消了顾虑。在李文祯看来,超融合与传统架构相比有很多优势,一个最直观的价值就是非常适合新业务快速上线的需求。同时,超融合架构简单,利于 IT 运维和业务扩展。其本身没有单点故障风险,这在可靠性方面也得到了较好保障。李文祯坦言,该院最终选择超融合作为新的架构部署,最关键是考虑到了未来必然出现的更新换代需求。“ 比如, 5 年之后进行硬件升级换代时,如果还是传统架构服务器,那么数据库、系统等迁移工作量非常大。但采用超融合技术就不存在这些问题,因为超融合是多节点的,不需要再做复杂的系统和数据库迁移工作。可直接在节点做一个跳跃就完成迁移动作。这是我们考虑超融合技术最关心的问题。”据介绍,在明确了采用超融合技术作为医院新的IT基础架构后,广医三院进行了选型比较,并且在 POC (概念验证)测试和内部论证时也下了很大功夫,最终选择了国产品牌 SmartX 作为合作厂商。

“其实我们在选择超融合技术后,一开始是与某国际一线厂商先做了试用和论证。后期才和 SmartX 接触,对比后发现他们无论是性价比,还是基于国产技术的源代码自主可控,都比较符合考评指标,再经过我们内部论证后,最终还是选择与 SmartX 合作。” 李文祯介绍说,一方面, SmartX 的产品技术水平与国际一线厂商相匹配,作为完全自主开发的国产品牌, SmartX 超融合平台的源代码自主可控,对可靠性有很大保障;且对底层硬件要求不挑剔,有着非常好的开放性,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 IT 基础架构的建设成本,轻松应对硬件更迭。另一方面,广医三院更看重 SmartX 的本土原厂服务优势,遇到问题时,可直接与 SmartX 的产品研发工程师沟通交流。

目前,广医三院在本院区采用了 SmartX Halo 8100S 超融合一体机来搭建基础架构,并且已经部署了 100 多台虚拟机,现阶段已把电子病历、 PACS 系统、院感、体检、病案等业务系统和应用均迁移部署至 SmartX 超融合平台。特别是 2019 年以来,根据政策要求和自身发展需要,该院陆续在 SmartX 超融合平台上线了 20 多个应用,使用效果良好。“ 我们在使用 SmartX 超融合平台后,除了在能节约机房空间和能耗成本和日常维护方便外,感触最深的就是能实现系统应用的快速部署,可靠性、可扩展性都很强。” 李文祯举例表示,比如,广医三院最近接到了省直医保平台任务,要求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完成整个项目实施和部署。 “接到任务后,其实我们在 SmartX 超融合平台上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完成了整个服务器架构的部署,为整个项目节约了大量时间。”

“超融合”适应医院未来IT基础架构需求 
实际上,对于医院来说,部署超融合架构的挑战主要是在可靠性方面,很多医院此前也对这项新的技术持观望态度。比如,在业务连续性、可靠性方面,业内最关注焦点是超融合架构能否满足医院关键业务的高可靠要求?对此,李文祯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建议。“其实超融合技术目前已经很成熟,在金融、制造业等领域应用也很多。目前有些医院可能会有所迟疑,不知道是否应该把核心应用迁移到超融合架构。从我们使用超融合平台一年多的情况看,感觉这一技术还是很可靠的,我们也计划将更多核心系统迁移到超融合平台。” 李文祯表示,从 2018 年 4 月开始上线 SmartX 超融合平台至今,一年多来该院超融合平台运行一直保持稳定。之所以能稳定运行,很重要的原因是 SmartX 超融合平台的源代码自主自控技术,所以遇到问题能及时沟通,并快速获得原厂技术支持。在李文祯看来,超融合架构很适用于当前和未来频繁出台的医改政策驱动下,不断变化的医院业务场景需求,尤其在业务系统的快速部署和稳定运行方面起到了很好的支撑和保障。“ 比如,接到一个比较急迫的任务。其实虚拟机很快就可以把需要的服务器环境搭建起来。另外,超融合在节约机房空间、机房能耗成本方面也有很大的提升作用。”

那么,对于医院来说,超融合架构和普通虚拟化部署究竟有何区别?李文祯认为,传统虚拟化架构在部署时比较复杂,成本也高。 “如果在传统架构下搭建一个虚拟服务器,需要先购买一台高性能服务器,再部署虚拟化软件和连接存储才能搭建起虚拟化环境。而超融合技术完全是一体化的平台,可直接使用。”在医院 IT 基础架构方面,广医三院计划未来与 SmartX 进一步合作。据李文祯透露,广医三院本院区已经部署了 5 个节点,计划再扩容部署 6 个节点,届时将达到 11 个节点, HIS 、 LIS 等核心业务生产系统和应用也将陆续迁移部署至超融合平台。此外,该院还计划于 2021 年在新建院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妇女儿童医院全面部署实施超融合基础架构。